为什么阿森纳的球迷那么恨热刺?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马会火烧图公式

  展开全部在1887年的一场双回合的友谊赛中,阿森纳(当时叫皇家阿森纳)球员故意迟到,结果由于天很快变黑,双方的比赛只能提前十五分钟结束;而在第二回合阿森纳的主场,他们的球员们却无一人迟到。尽管托特纳姆热刺在主场击败了阿森纳,但后者在自己主场完整的比赛时间里同样获胜,更重要的是阿森纳在主场获得了更多的净胜球。托特纳姆热刺人认为对手耍赖在主场多获得了15分钟的比赛时间,然尔比赛结果已定。

  两队的敌对情况在一次大战逐渐加深,首先在1913年阿森纳从南伦敦的伍利奇(Woolwich)迁往海布里球场,与托特纳姆热刺的白鹿径球场相距仅为4英里,但由于更接近伦敦市中心,引发同在伦敦的切尔西在内的许多俱乐部的强烈反对,更别说是同在北部的托特纳姆热刺。

  完全引发两队的互相仇视则是因为在1919年时,甲组联赛即将扩充两队,排名甲组倒数第二第十九位,即原本要降级的切尔西获准留级,剩一席原应从甲组最后一名第二十位的托特纳姆热刺或乙组排第三位的巴恩斯利中挑选一队,但出人意表的是,在乙组排第五位的阿森纳居然获邀升级,原因竟是因为足总的执委们认为阿森纳贡献突出,而托特纳姆热刺队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被降了级。虽没有实质证据,谣言仍指称阿森纳主席亨利·诺里斯爵士(Sir Henry Norris)利用台底交易才达成目的。

  托特纳姆热刺降级的消息传来,该队的吉祥物,他们访问阿根廷回国时船长送的一只绿色鹦鹉立刻感到不适,没几天就断了气,两队从此成为了水火不容的一对世仇。托特纳姆热刺则在翌年夺得乙组联赛冠军重返甲组。

  正如其他敌对球队,两队的球迷虽然可能一同工作或是邻居好友,但仍因拥护的球队而互相攻讦及戏谑,而球员一旦转投敌会,将如过街老鼠遭受以前的球迷大喝倒采,最近的例子有从托特纳姆热刺加盟阿森纳的索尔·坎贝尔。

  热刺与阿森纳的首个冲突可能就是由争夺地盆开始:热刺于一八九九年把主场设在北伦敦的白鹿巷.热刺与阿森纳的恩怨就由一九一零年代拉开序幕:

  一九一零年,当时称为阿森纳陷入财政危机,并在甲级联赛里挣扎了一断时间后降组.他们唯有请求外援.刚巧当时伦敦球会富勒姆的主席偌利士(Henry Norris)极其想看到一支伦敦球队挑战联赛冠军,于是他建议阿森纳合并入当时的富勒姆,这个构思却被联赛会否决.偌利士只好分别管理两家球会,但他将大部份的精神放在阿森纳身上...

  一九一三年初,他「看中」了海布里(Highbury),一个在热刺「家门口」的地方.

  在此之前,北伦敦主要有两家球会争夺球迷:热刺与奥利安.热刺在一九零九年刚斥资了五万磅重建白鹿巷球场的西看台,以吸引更多的观众.阿森纳企图在海布里建立球场对热刺绝对有影响,原因是海布里比白鹿巷更接近伦敦的市中心,而球场在地铁站旁的位置更容易吸引球迷.如此一来,对于仍未有一大批稳定球迷的热刺来说,阿森纳此举无疑是「挑衅」.

  热刺与奥利安齐向联赛会抗议,切尔西亦大为反对.在三月联赛会的一个会议上,阿森纳的建议被接纳,原因并非委员们都同意阿森纳侵入其他球会地盆的做法,而是他们没有权利干涉.虽然条例迅速被更改,但由热刺的角度来看,一切都来得太迟了!

  上面的都是上世纪的事情,可能距离我们来说太遥远了.但下面的事情,你们也许会记得...

  1977年8月,热刺门将帕特里克·安东尼·杰宁斯离开托特纳姆去了阿森纳。1998年10月,在阿森纳执教长达9年之久的乔治·格拉汉姆也转会加盟托特纳姆,然而,只要在德比战中输球,他们就会被球迷指责为“叛徒”。中国羽毛球队在亚运会失利称后继无人?华裔

  90年代中期与热刺合同到期的坎贝尔成功被温度“离间”,从白鹿巷叛逃到海布里,而且当时仅仅26岁的他是自由转会,阿森纳不花一分钱免费得到了当时英格兰的顶级后卫之一,但签订合同的时候提高了工资,此为后话。从此教授开始了对阿森纳后防的改造.当时他的举动被热刺球迷完完全全的当成了叛逃.至今每次坎贝尔回到热刺我们都能清晰的听到他们在喊着叛徒.

  ...不过我觉得,对于我们球迷来说,他们仇恨越深,火药味越大,那看比赛对于我们来说就更享受咯...

  仇恨来自100多年前,阿森纳原来不在北伦敦,但为了市场考虑,迁到了北伦敦,抢夺当时对手的地盘,而且当年阿森纳还在2级联赛,而热刺是顶级联赛球队,有一年阿森纳的老板利用自己在政治上手腕把阿森纳弄上顶级联赛,同时再把热次赶到了低级别联赛,从此阿森纳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强大,自此成为了距今唯一没降过级的球队,而且几乎每一年都压在对手身上,从此热次越来越恨,而阿森纳则越来越享受这种感觉!

  阿森纳和热刺同属伦敦球队,他们的比赛是同城德比,德比战,你懂的,异常火爆和不兼容。